中国足球袭击裁判史:外教冲进场内追打裁判 球员拳击裁判面部

0 Comments

  外教带Tóu,攻击裁判屡禁Bù止

  对裁判缺乏权威,是中国足球职业化28年来始终无法克服的Gù疾之一。

  老球Mí不会忘记2000年甲A联赛Dì11轮De川沪大战,当值主裁王景东在补时阶段,认Dìng主队外援桑托斯本方禁区内手球属于无意,这激怒了申花队南斯拉FúLǎo帅彼得洛维奇。

  “上头”的老彼得直接冲进场内收走了皮球,甚至还上前推了主Cái一把,若非时任申花助教贾秀全死死拉住了老彼得,谁也不知道情绪失控的老帅,会有怎样出格的举动。

  赛后,Zú协对彼得洛维奇“从轻发落”,只开出了停赛一场的罚单,似Hū是认定作案成本不够高。

  随后劲爆的就来了——也就在ZhèYī年,时任大连主帅科萨诺维奇冲进赛场,追打主裁周伟新,被中国足协停赛6场、罚Kuǎn6万元。

  考虑到彼时甲A只有26轮,处罚已算相当严厉。

  不过比起此后山东鲁能主帅库卡,老彼得和科萨的罚单,都只能算“毛毛雨”。

  2015中超第13轮Shān东鲁能与贵州恒丰赛后,鲁能教练Zǔ以及球员和裁判组爆发了冲突,被指控攻击裁判的库卡被停赛7个月,带着被打破的眼角,库卡失意地离开了山东。

  上梁不正下梁歪,顶级联赛对裁判Dòng粗都已成常态,低级别联赛更可想而知。

  2013年中Yǐ1/4决赛Shēn圳风鹏对阵青海森科,上Bàn场比赛结束后,客队Qiú员王驰因对裁判员Pàn罚不满,上前指责、辱骂并用脚踩踏裁判员,队友宋琛、黄超也加Rù到攻击裁判行列。

  最终,对暴力行为供认不讳的三人,均被禁赛8个月。

  然而,这样的处罚成本,并不足以对情Xù上头的球员、主帅和俱乐部官员产生威慑。最近两个赛季中超,主裁再度成为高危人群:

  今年1月中超事关保级的大连人Yǔ成都蓉城首回合比赛,由于不满裁判判罚,赛后大连人球员和俱乐部官员围攻当值主裁,大连人球员杨Hào宇甚Zhì击打裁判面部。

  最终,大连队合计Pī罚款83万元,8人遭受不同Chéng度处罚,动手的杨浩宇被禁赛1年。

  但即便有大连队如此惨痛的教训在前,半Nián后相似的一幕再度上演:

  6月28RìChéng都蓉城与深圳之战,深圳队官员郭晓峰推Sǎng裁判员Xiōng部,在被出示红牌后仍不肯离去,又从背后推击裁判员,最终被禁止进入比赛体育场10个月,罚款人民币16万元。从全运打到老甲A

  从甲A到中超,攻击裁判的行为虽然时有发生,但考虑到高昂的成本,多数教练和球员都轻易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  但Zài赛制混乱、前途不明的青年赛事、低级别联赛、业余赛事甚至女足赛事中,攻击裁判的成本显然要低上许多,一言不合就动Shǒu,让球场暴力得以肆无忌惮地蔓延。

  早在1993年全运会足球预赛延吉赛区,末轮陕西与江苏之战,就Fā生了赛后陕西队球员拔起Jué旗杆,全场追打裁判的闹剧。

  而最终Chù罚之严厉,至今仍堪称顶格——陕西领队以及六位主力分别被处以2-3年的Tíng赛处罚。

  16年后,全运会男足甲组比赛小组赛的“京Jīn德比”,又见证了一出丑陋De暴力群殴。

  由于对主裁不满,天津队多人赛后追打主裁何志彪,带头的赵世桐冲出人群,追上何志Biāo并将其推倒在地。

  赛后赵世桐被终身禁赛,天津队还Yǒu8名球员以及泰达队官员Shí勇Pī处以5场到3年不等的禁赛处罚,6人禁赛Qī均在2年之上,职业生涯基本结束。

  2011年6月,广州Héng大二队与四川大学的中乙联赛赛后,恒大二队球员朱鹏飞对裁判员拳打脚踢,恶劣程度犹胜赵世桐——不出意料,朱鹏飞也被处以终身禁赛。

  比起朱鹏飞,2006年在全国U17足球联Sài第2轮三次Gōng击裁判的王国栋,也凭一己之力刷新了教练追打裁判罚单的纪录。

  那场比赛王国栋上Bàn时32分钟就冲入比赛场内辱骂并殴打裁判员,造成比赛中断。半场和全场比赛结束后,又攻击退场的3名裁判员,最Zhōng王国栋被停赛18个月,罚款人民Bì10000元。

  但最令人啼笑皆非的,在于本是老友叙旧、其乐融融的老甲A赛场,裁判居然也成Liǎo出气筒。

  2016年11月第五Jiè老甲A明星足球赛第三轮小组赛,湖北老甲A队与四川宾吾谷Duì的比赛中,湖北队马成不满裁判的点球判罚,带头冲击当值主裁。

  重新Kāi赛后不久,Hú北队替补席随队人员冲入场内企图攻击裁判,两人均被逐出当届赛事,且终身不得参与老甲A比赛……

  业余赛Shì都如此大动肝火,裁判的权威在Qiú员心目中是何种地位,可想而知。

  攻击裁判,必须零容忍

  攻击裁判轻则Tíng赛8个月,重则终身禁赛,中国足协的裁量尺度是否过重?

  恰恰相反,对比国际足坛,乃至篮球、网球等项目,对裁判莫说动手,只要表露出不敬,罚下+多场禁赛,是“起步处罚”,上法庭吃Guān司,都是常规Cāo作。

  2019年西甲Dì31轮马竞与Bā萨之战,迭戈·科斯塔仅踢了半小时,就因出言不逊被主裁罚下,赛后“美颜”收到了一张8场禁赛的大罚单。

  其中,4场是因为说脏话,4场则是因为被罚Xià后拉拽裁Pàn胳膊、试图阻止后者向另外两Míng本队球员出示黄牌。

  而放在中超,这种级别的Qiú员和裁判肢体接Chù,几乎是家常便饭——但不少裁判为了息事宁人,通常都选择视而Bù见,唾面自干。这显然ZhǐNéng助长球员的冒犯意识。

  如果是更恶意的蓄意暴力攻击裁判将面临怎样的处罚?

  在阿根廷丙级联赛中,加尔门斯体育队球员蒂罗内因不满女主裁科尔塔迪判罚,从身后猛击科尔塔迪的颈部,后者当即昏迷不醒。

  肇事者蒂罗内随即被警察带走,阿根廷Zú协第一时间宣布对其终身禁赛,蒂罗内本人还面临着民事诉讼和进一步索赔。

  而在NBA赛场,针对裁判最出格的行径,也不过是当年抱着球不给被吹技术Fàn规,随后把牙套扔向主裁的阿米尔·约翰逊。

  球员之间动手在NBA屡见不Xiǎn,但DǎCái判?没人敢越过这条Hóng线。

  对比国际体Tán对攻击裁判的“零容忍”,中超的差距,一目了然。

  (文章Lái源:澎湃新闻)